日本拟提高雇用年龄至70岁

人才绿洲网   2019-06-04

  日本政府日前提出再次延长退休年龄,让有意愿者可以工作到70岁,拟规定企业需努力确保高龄人员的工作机会。近年来,日本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带来了劳动力短缺、养老金不足、老年人收入低等一系列问题。鼓励老年人延长工作时间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上述问题,但很多人认为并非治本之策。

  新闻

  修正《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

  据报道,日本现行法律规定企业有义务通过废除退休制、延迟退休年龄或引进继续雇用制度,雇用有意愿的雇员直到65岁。日本政府有意在维持这一内容的基础上,将年龄上限提高至70岁。此外,日本政府还将向2020年例行国会提交《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的修正案,具体内容包括:实现在其他企业的再就业、自由职业合同、帮助创业、向NPO法人等社会贡献活动提供资金等。该法案不设罚则,但会向积极行动的企业提供财政援助。同时有人提出,如果想让老年人继续工作,政府应大胆开放民间企业的人才中介业务,建立能够根据个人意愿灵活更换工作的人才市场,支持更多人提高能力去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多年来,由于日本少子老龄化问题突出,如何确保劳动力成为一大课题。被老龄化困住的日本,索性将目标瞄准了老年人———把更多人留在工作岗位,哪怕他们已经年近70岁。衣着光鲜却佝偻着背的老年人总是出现在上下班高峰,银发上班族成了日本的普遍现象,无论是目前的“退而不休”还是未来可能到来的“终身不退”。

  对此,安倍政权提出,期待实现“终身不退休社会”。安倍晋三在会议上称“力争修改法律从而能让有意愿的老年人在社会上发挥经验与智慧”,并强调“有必要依据老年人特征准备多种选项”。与会者也提出:“确保工作机会很重要”、“有必要留意老年人的个体差异很大”等意见。

  实际上,《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实行的五年里,日本社会负担沉重和财政状况日益恶化的问题依旧没能得到解决。根据日本2018年度国家财政预算执行计划显示,全年国家预算总额为95万亿日元,其中用于养老和医保等社保领域的支出达到32万亿日元,已经占国家预算总额的1/3。自2012年底安倍执政以来,每年都出台新经济增长战略,今年将出台的是第七个版本。但多年来,战略口号多,落实少,日本的潜在经济增长率仍只有1%左右,如何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科技创新能力是支撑日本经济今后发展的重点。

  背景

  不退休社会凸显劳动力困局

  根据日本现行的《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企业必须雇用有意就业的65岁及以下的员工。2013年,安倍上台后就推动了这一法案的通过,同时法案也将这一规定设置为企业的义务而流传下来。如今,安倍再次打起了老年人的主意。

  数据显示,2017年日本70岁以上人口增长100万达到了2618万,为总人口的20.7%,65岁以上人口达到了总人口的28.1%。其中有807万65岁以上的高龄者仍在工作中,创历史纪录。而按照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一个国家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就意味着该国进入“老龄化”社会。超过20%的日本,无疑成为“超老龄社会”。在老龄化的负担之下,安倍甚至将扩大65岁以上老年人就业作为其“新经济战略”的核心之一。去年9月,安倍接受采访时就提到,要打造不论到多大年纪、只要有意愿就能参加工作的“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并以此为前提,推进医疗和养老金等涉及社会保障制度整体的改革。

  在日本,“退而不休”早已成常态。据了解,2017年日本老年人就业人数增加了5%达到807万,占整体就业人数的12.4%,在创下历史新高的同时,也成了日本老年人就业指数连续14年的上升。据了解,日本很多企业都会在员工60岁的时候为其办理退休手续,然后以返聘的形式让其继续留在企业工作,但工资待遇则被降为原工资的70%左右。一些人继续留在工作岗位是为了补贴家用,也有一部分人是为了服务社会。内阁府的白皮书显示,目前60岁以上仍在工作的日本人中有四成表示,将工作到不能工作为止,另有超二成表示工作到70岁左右,超一成表示工作到75岁左右。

  另外,根据日本总务省公布的数据,目前包括外国人在内的日本2018年总人口为1.264多亿人,比上年减少26.3万人,连续八年减少。其中15至64岁“劳动年龄人口”减少51.2万人,是1950年以来的最低纪录。有专家称,单靠提高退休年龄只能缓解日本的老龄化问题,但并不足以根本性地解决这个问题。近年来,日本已经在着手解决,包括放宽外国人在日本就业的限制等,目前在日本工作的外国劳动者占比仅有2%左右,今后继续放宽的空间还比较大。

  延伸

  “少子化”和老龄化陷入死循环

  年轻人不愿意生子,老年人活得越来越久,老龄化和少子化碰在了一起,就成了日本的“人口灾难”。日本管理学家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危机与破解之道》勾勒出了日本老龄化的模样。年轻人不婚、不生、不买房不买车,老年人种花、遛狗、攒养老金,然后留下3500万日元离世。在这样的基础之下,生育率持续低迷,国家经济停滞不前。日本政府也尝试过刺激消费,去年11月,日本政府便考虑推出10万亿日元的刺激方案,例如下调汽车购置税、提供购物补贴等,以抵消消费税上调的影响。而消费税上调这个很容易打击本国消费的举动,也已经被推迟了两次。更重要的是,日本面临的人口情况之复杂,却远不止一个老龄化问题。去年末,日本一条不限国籍“免费送房”的消息惹起了热议。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涌向城市,徒留空屋子留在原地,屋子比人的情况变得越发不可控制。此前,日本有关部门预测,到2040年,全日本的900个城镇和村庄将不复存在。

  乡村“空屋”遍地,城市却人满为患。由于人口、资源禀赋过于集中在大阪、东京等地,导致人口大量流向城市。数据显示,2016年东京都市圈的总人口就已接近4000万,相较而言日本总人口仅为大约1.2亿。地区发展已经严重偏离轨道,日本必须发力了,送房就是其中之一。从今年开始,日本还实行补贴政策,对愿意迁出东京的人提供最高300万日元的“好处费”,在这之前,东京迁入人口已经连续四年超过10万。归根结底,人口不足和老龄化,仿佛一个循环,正走进无解的死胡同。

  有专家认为,劳动力对日本经济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一来影响到企业,虽然科技在进步,但并不能完全取代人力,且自动化成本较高,对小企业来说有一定困难,而劳动力的减少也意味着会提高招人的成本。再者,和许多国家一样,日本的养老制度也是工作的人交养老金来养活目前退休的人,但现在老年人在增加,劳动力却减少,即交钱的人越来越少,花钱的人越来越多,社会保障体系受到了很大威胁,养老金体系能不能维持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最后,老年人比例越来越大,对整个社会来说,影响最深的是内需不足造成的整个社会的消费不足,进而影响日本经济发展的动力。

咨询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