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为劳动者代言干好“法援”这些事

人才绿洲网   2019-05-15

 对于有的律师来说,法律援助或许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却不能带来什么经济效益,是得不偿失的,然而对于有的律师来说,能为弱势人群提供法律援助,帮助他们获得合法权益,比完成其他商事代理案件都更加开心。本次讲述就邀请了一位乐于为劳动者代言的律师———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争端解决业务中心”李青律师,由她讲述她所在的市总法律援助团队如何凭借着专业的法律知识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并且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维权意识。

  追回“错过的”权益

  劳动权益是劳动者最基本的权益,如果一名劳动者连自己的合法权益也不能受到正常保护,何谈和谐的劳资关系,又何谈优越的营商环境呢?我认为,通过律师的专业法律素养,不仅维护的是劳动者的权益,更是平衡了社会中最基本的劳资关系。对于团队中的很多律师而言,除了因为我们立志于将劳动法作为自己执业和研究的重要专业领域之一外,代理劳资争议法律援助案件、接受市总法律援助的任务,是因为我们认为这是践行律师的社会责任、为法治社会做出应有努力的一部分。

  几年前,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上海总部“争端解决业务中心”组建律师团队,接受市总工会职工援助服务中心的委托,成了数个市总法律服务援助团之一。在处理的案件中,老孙的情况或许能够引起不少劳动者的共鸣。

  老孙是一位任怨任劳的司机,常年给老板开车,并根据公司的派车任务接送客户、职工等,一干就是4年。在这老实本分的4年中,他的工资几乎没涨,而事情却越来越多,更多的是一些杂事和老板的私事。但是,老板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以老孙涉嫌公车私用、伪造公里数、侵占公司财产等为由,认定老孙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和劳动法规定,书面通知他解除劳动合同。在老孙找到我们的时候,他告诉我们:如果公司以其他理由辞退他,他有可能就不追究了。但是他本本分分工作了这么多年,工资不仅没涨,帮老板干活也不在少数,老板还以这样“侵占公司财产”的由头辞退他,这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

  在了解了整个案件的来龙去脉后,我们立即帮助老孙整理了他的证据,并作为他的法律援助代理律师,帮助他进行劳动仲裁。这个案件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老孙是否公车私用、伪造行车里程。为此我们反复检查了他保有的部分派车单,梳理其公司的派车审核流程,并明确了:老孙填写的驾驶员公里数月报表是经过车队长、部门经理、公司人事逐级审核后通过的,每月公司根据表中数据向驾驶员发放工资及公里数补贴。同时,我们陪同老孙一起参加仲裁庭审理,在庭前给予了充分必要的开庭指导和提示注意事项后,庭审期间即使对于单位当庭携带的派车单证据材料,在没有时间一一核对的情况下,我们凭借多年的经验,结合老孙的确认意见一一给予回应,最终成功帮助老孙维护了自己的合法权益。

  事实上,有很多劳动者也像老孙一样,在工作中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导致自己做了很多正常工作量之外的工作,“白干活”、“白加班”等现象屡见不鲜,等到与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后,会发现由于自己缺乏证据意识从而不能维护应有的合法权益。为此,我们不仅帮助老孙维护合法权益,同时也从专业的角度告诉他,如何在日常的工作中避免这些“坑”,例如:正式派单工作一定要保留相应的派单证据或是OA指派记录;如果是避不开的“工作”,那么可以通过拍照、记录等方式尽可能地保留工作痕迹,以证明自己确在处理工作事宜。

  用心化解群体劳动争议

  在我们处理的法律援助案件中,群体性劳动争议不在少数。解决群体争议案件的关键其实主要还是要化解员工心中的那股气。

  一天,刘师傅及他的同事来到劳动仲裁窗口,说要与公司打官司,要拿回自己的补偿金。由于刘师傅和他的同事人数众多,因此劳动仲裁窗口人员通过市总职工法律援助中心,委托我们团队作为他们的法律援助代理律师处理案件。

  与所有群体性劳动争议案件一样,刘师傅和他的同事所在的机械公司因经营不佳,进行了大规模裁员,而刘师傅等人正在这批裁员范围之内。在看到这么多劳动者要求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我们第一反应是希望听清他们的诉求,为此我们与刘师傅等员工进行了详细沟通,希望他们能派出员工代表说清楚大家的诉求。同时,我们又制作了一人一份的情况说明表,要求每一名劳动者填写自己的个人情况、在用人单位中的工作情况、自己的诉求等内容。在与员工代表进行沟通后,我们简单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并同时根据所填写的表格,将他们的诉求分为:经济补偿金、拖欠工资、加班费、特殊费用(工伤赔款)等项目,并根据由用人单位所提供的劳动合同、考勤记录等,制作了一份劳动者应得的合法权益表格。

  事实上,在看到我们制作的这些专业的表格之后,不少劳动者开始对我们产生了信赖,常常拉着我们诉说平日工作中的情况和自己的各种困难。我们则用专业法律知识告诉他们应得项和不应得项,让他们都认真学习并了解自己的合法权益究竟有哪些。

  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在劳动仲裁阶段用人单位拿出了一份劳动者们签订的劳动合同协商解除协议,表示刘师傅等劳动者在用人单位宣布裁员的时候,就已经签订了这份协议,并且公司正在给他们发放相应的费用。我们仔细地看了这份协议,发现公司实际已经拿出了不少于法律规定的金额,并正发放给部分劳动者。

  鉴于劳动者对于我们在先前收集材料时产生的信赖,我们告知他们:由于已经签订协议书,他们已与用人单位把账清算清楚了,因此他们的诉求几乎不可能得到支持。虽然他们依然坚持要得到劳动仲裁的裁决结果,但他们也对我们的工作表示了认可和感谢。

  后来我们得知,之所以刘师傅等员工来到劳动仲裁,希望获得更多的补偿金,是因为在他们工作的用人单位附近,有另一家企业也进行了裁员,而他们的被裁员工拿到的补偿金远比刘师傅等多。所以,我们在劳动仲裁结束后特地召集他们,并普及了相关的法律法规。

  成功调解“拒绝出差遭辞退”案

  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不仅需要劳动仲裁、法院等相关部门秉正裁决,对于当前许多劳资争议而言,“调解”是构建和谐劳动关系更有效的“调味剂”。

  贾先生是一名科技公司的技术员工。在工作中,他逐渐感受到用人单位有意向要取消他所在部门且辞退他。在一次需要出差的项目中,用人单位安排的出差与以往有显著不同:既没有按照公司的正常出差流程,也没有明确他的工作任务,同时所有的车票、住宿安排都需要贾先生自己解决,而以往这些都是由公司专人提前安排妥当。贾先生以家中有事脱不开、希望公司按照规章流程办理出差、明确工作任务为由,拒绝用人单位安排的出差任务。按照以往,如果拒绝了出差,用人单位最多就是扣除当月的部分奖金,同时派其他同事顶上,但是这次的情况却是用人单位直接以其拒绝服从公司工作安排,严重违反企业规章制度为由,解除与其劳动合同。

  由于贾先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单位借出差的由头故意刁难贾先生并逼迫其离职。而现有证据证明:贾先生抗拒服从公司工作安排,即便贾先生的出差审批流程与以往不同,但以此为由拒不到岗,并不构成合理的理由;而公司据此解除其劳动关系也并不违法。接到案子后,我们一方面积极做贾先生的思想工作,指出其可能面临的法律风险,以及因此而导致自己面临的现实困难:相关职业资格证书及时归还、职业资格关系需要及时转出等等。另一方面,我们也去做单位的思想工作,单位派出的职工代理人在听取我们站在企业角度分析的意见后,表示愿意承担一定社会责任,愿意尽快了结此案,避免纷争,同时也避免因此可能给公司带来的进一步损失或风险,同意给予贾先生一定补偿。贾先生在听了我们和仲裁员的专业意见分析,与家人商量后同意让步,接受调解。在我们的监督和调解下,用人单位及时办理了他的关系转出、退工手续及有关证书的归还。

  我们认为,劳动案件并非都要双方撕破脸,对簿公堂。我们觉得做通双方的“思想工作”,让他们通过调解达成满意的结果,化解矛盾,便能更好地构建和谐劳动关系。